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觉的花开花落……

感觉的东西有些怕见太阳

 
 
 

日志

 
 

【引用】(撷)转:一箪:一匹马在寻找语言的森林  

2011-09-04 18:35:21|  分类: 引用 精品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匹马在寻找语言的森林

 一  箪

   

  恕我不敬,把诗人简明兀自称作一匹来自新疆伊犁河畔寻找语言森林的马,称简明老师为马,缘自诗人简明曾经在新疆上过学,当过兵,也许还在新疆谈过恋爱,爱过女人,所有这一切我均不知晓,也无从知晓,怎么认识诗人简明的,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更无从考证。

    2008年的某一天,诗人简明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是一个很多年都不读当代诗人的诗,不读当代作家的小说,并庆幸自己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损害太多的视力,泯灭太多的灵魂……远离诗歌和人群的人,从不关心当今中国,能否出现诗歌泰斗或天王巨星。2008年的某一天,我突然鬼使神差的关心起诗歌并开始习诗,诗人简明的诗歌就走近了我的视野,我突然觉得写的好的诗歌还是有的,只是我们缺少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和一颗撇去浮躁冷静鉴赏的心,或者就像某诗人说的,不是诗歌远离了我们,而是我们远离了诗歌。

 

    我总是独自一人爱上一条河流
    在上游爱上浪花,在下游
    爱上泥沙。我独自一人
    远行,沿岸牛羊肥壮
    证明河流的忠贞

    我是一个自由流淌,热爱
    浇灌的男人,如果我的伊犁河
    再绵延一些,两岸再富饶一些
    也许,会有更多的人
    像我一样,爱上它

        ——《我是一个热爱浇灌的男人》

 

    就是这样一个爱喝几口小酒,醉心于诗歌鉴赏和诗歌评论,曾经在新疆的伊犁河畔挥洒过青春、泪水和血汗的简明,一再在他的诗歌里以一个男人的口吻向女人们宣称:“你必须像土地一样接受浇灌/你必须像爱河流一样,爱我/爱一个男人绵延富饶的精液/如同钱包爱上了小偷/但你必须:意无反顾。

    他还一相情愿地向女人们宣称:

 

    我愿意,做你们的首领
    或者父亲,白天放牧,夜晚写诗
    让你们昼夜享受幸福。一百年后
    你们也会独自爱上一条河流
    上游妖娆,下游苍桑

 

    这首诗歌看似漫不经心,却值得反复回味,这是一个男人或许对一个或者无数个女人的絮语,字里行间充溢着爱和呵护。“如果不是那样,自然香的女子/为什么像闪电一样就出嫁了/你骑着一匹多愁善感的马驹/从此无踪无影。如果不是那样/为什么你只用一天千娇百媚/却用一生做女人?如果不是那样”。

    读到这里不能不让人落泪或者砰然心动,那个美丽的飘着体香的女子,或许是那个白皮肤、大眼睛、高鼻梁的维吾尔族女子,或许是别的什么人,你怎么像闪电一样就出嫁了呢?你骑着一匹多愁善感的马驹,从此无踪无影,让我好不伤心。

    新疆的维吾尔族姑娘长的很美,美的让人留恋往返,美的让人想入非非,诗人在新疆戎马20年,想必见过的美丽女子不计其数,那个自然香的女子不知勾起诗人多少诗情,当然这只是我的臆想。

 

    为什么闻着你的体香
    头羊不会迷途,野蜂
    不会狂躁。如果不是那样
    为什么与你在梦里约会
    头发和皮肤会变色
    眼睛会放射蓝光?

 

    我为这样的句子感到心碎,人的一生不知要遇上多少个让你心动的女子或者男子,那样美丽的女子,为什么只能在梦里与你相会?那样让你眼睛放射着蓝光的女子,你今生今世不曾拥有?而只能在诗行里、在若干年后自顾自的倾诉里,在独自喝着小酒的时候,会猛然想起她?她知道吗?她能听到你热切的呼唤吗?

 

    我必须承认
    我的暗恋,内心深处风生水起的革命
    如果不是那样,自然香的女子
    我将怎样迎合你
    死去活来的妖娆

 

    “我将怎样迎合你,死去活来的妖娆”——这一句,也仅仅是这一句,意象是多么的具象,又是多么的鲜活!仿佛一个美丽的女子,她死去活来的妖娆是怎样纠缠过一个男人的身体和内心?

    ......突然就喜欢上了诗人简明的表达方式,喜欢其诗歌深沉的内涵、简约、睿智及明朗,喜欢它的凛然大气,不矫揉造作,喜欢它的不拘一格和洒脱;20年的军旅生涯及丰富的人生经历赋予简明诗歌的正义感、哲理性、大气魄和大境界,血与火的洗礼使他的诗歌有一种铮铮傲骨。他在长诗里写道:“只有英雄与女人/统治过我的生命/英雄给过我野心/女人给过我欲望/这一切,构成了/一部男人的历史”。

 

    “我的一举一动/曾引起对手们极度的亢奋/他们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他们知道我来自何处/他们清楚我的底细/他们熟悉我的套路/他们了解我的弱点/他们敬畏我的杀手锏/他们精通我的致命穴/他们苛刻地挑剔我/他们暗暗地欣赏我/他彻头彻尾地模仿我/我跌倒了/对手激励我爬起来/我睡觉了/对手教会我睁开一只眼。

 

    他在〈最高处永远是一个人的舞台〉里写道: “再走一步,你将到达山顶/但是没有人能够越过自己头顶/你的影子像刀子一样快/影子里住着最后一个升仙的道长/我越想靠近你,你就越高/最高处永远是一个人的舞台/你坐在阳光身旁,神情不温不火/我承认,我追不上你的影子/正如华山上的植被,紧贴岩壁/却无法钻进华山的内心。

    简明的诗歌我阅读的并不多,但我明显的感觉到这位身兼河北省文化馆馆长的诗人虽然生活在石家庄市,但仍然不能也无法忘怀他的伊犁河和他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他就是一匹来自新疆伊犁河畔寻找语言森林的马。这匹马当然是从伊犁落到石家庄的,伊犁那遥远的富有异国情调的乡土民俗和他的戎马生涯,给他的人生和诗歌创作打上深深的烙印,这匹马对草原、牧场、森林、湖泊、戈壁、女人有天然的嗅觉,对人的思想、情感、语境,事物、事件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体察和把握;这匹马洞悉生活的奥秘和真谛,在貌似平静的叙述中给我们展示一幅瑰丽的画卷。

    这匹马,或许已经感悟了活着的最终意义,他说:

   
我渴望与这位独具风范的行者
    在华山顶上相遇,我们对坐
    山顶,简明望着徐霞客
    徐霞客望着简明
    其实人生只有上山与下山
    两件事,上山与下山
    如同从二十岁走向六十岁
    上山,你只管举目
    下山,你必须把姿态和心
     沉下来

    草原退化,水源枯竭,沙漠日趋逼近,诗歌的语言也似乎出现了某钟退化,拯救诗歌和拯救森林、拯救草原、拯救水源同等重要,而诗人简明似乎一直都在做着这方面的努力,他试图尝试着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营造出一块语言的丛林和绿地,让更多的人能够诗意的栖居。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博尔赫斯的一句话:“那人比别人高出一头,在芸芸众生中行走。”

     附:简明诗歌

   

    ◎ 我是一个热爱浇灌的男人

   
我总是独自一人爱上一条河流
    在上游爱上浪花,在下游
    爱上泥沙。我独自一人
    远行,沿岸牛羊肥壮
    证明河流的忠贞

    我是一个自由流淌,热爱
    浇灌的男人,如果我的伊犁河
    再绵延一些,两岸再富饶一些
    也许,会有更多的人
    像我一样,爱上它!

    你必须像土地一样接受浇灌
    你必须像爱河流一样,爱我
    爱一个男人绵延富饶的精液
    如同钱包爱上了小偷
    但你必须:意无反顾

    我愿意,做你们的首领
    或者父亲,白天放牧,夜晚写诗
    让你们昼夜享受幸福。一百年后
    你们也会独自爱上一条河流
    上游妖娆,下游苍桑

    ◎ 旅人

    我在想象:我的身体怎样贴紧马背
    那些草,怎样贴紧并绊倒
    疲惫的马蹄。我和马儿都无法拒绝
    爱我们的人,土地和食物

    我们相继仆倒在一年只绿一次
    一次只绿一年的草原怀中
    我们身上覆盖着博大的天空
    闲云舒绻,飞鸟从容

 

    ◎ 最高处永远是一个人的舞台(四首)

    在华山上,与徐霞客对饮

   “再走一步,你将到达山顶
    但是没有人能够越过自己头顶”
    你的影子像刀子一样快
    影子里住着最后一个升仙的道长
    我越想靠近你,你就越高
    最高处永远是一个人的舞台
    你坐在阳光身旁,神情不温不火
    我承认,我追不上你的影子
    正如华山上的植被,紧贴岩壁
    却无法钻进华山的内心

    华山以孤高名世,普天下
    谁能与它齐名?云越低
    越孤独,树却越高越独立
    根扎一尺,树高一丈
    一动不动的飞翔,才是真正的
    飞翔!天地之间的行云流水
    游人只观喧闹,喧嚣背后的故事
    落在诗人笔下。诗人写春秋
    也写风月,古往今来


    只有一个名叫徐霞客的人
    醉生梦死过一回

    我渴望与这位独具风范的行者
    在华山顶上相遇,我们对坐
    山顶,简明望着徐霞客
    徐霞客望着简明
    其实人生只有上山与下山
    两件事,上山与下山
    如同从二十岁走向六十岁
    上山,你只管举目
    下山,你必须把姿态和心
    沉下来

    山的身体里藏着另一座山
    一双青花瓷碗在夜色中手谈
    声音到达之前,我们前仰
    或者后合,我们之间隔着一碗酒
    和另一碗酒,隔着一个朝代
    和另一个朝代
    一碗酒一个百年
    一碗酒几个乱世好汉

    酒是液体的华山,四十五度不低
    六十五度不高:酒是山中山
    华山是固体的酒,四十五度不高
    六十五度不低:山是酒中酒
    一碗不醉人,五碗不醉心
    我们像一面旗帜为远景所包围
    凡人行走在去天堂的路上
    仙人在归途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